中新社珠海6月21日電 題:83歲美國僑領憶珠海三竈島被日軍侵占八年的痛苦經歷
  作者冒韙 陳彥儒
  “珠海三竈島上表村依山面海,有廣闊的良田,是我出生的地方,”21日,從美國新澤西州趕回珠海指證侵華日軍罪證的曾棠老人再次回憶起三竈島被占八年的痛苦經歷。
  此次老人回來,是應知名文史專家、原珠海市博物館副館長梁振興的邀請,梁振興退休後放棄了舒適的生活,長期在三竈各村尋找年邁老人,整理與侵華日軍相關的口述史。
  曾棠是原美國紐約三竈同鄉會主席,現年83歲。此時的他直盯著窗外:“1938年春,日軍剛登陸三竈島,”略停頓數秒後,他又回過頭來,繼續敘述了那段不堪迴首的往事:“當日,上表村百姓都扶老攜幼,鑽到村後的山林里藏起來。我在山上往海望,看到日軍的幾艘艦艇在蓮塘灣和長沙攔(即今金海灘)的海面上駛來駛去。”
  與曾棠老人的記憶相同,當地村民、83歲的譚添倫一輩子都記著那天是1938年農曆正月十七,譚添倫提到自己瞭解的事件:“海面4艘漁船因開火抵抗,船上男女老少七八十人被日軍推到沙灘上用機槍掃射,漁船被潑上柴油焚毀。”
  一個月之後,日軍把上表村的男女老少從山林里趕了出來,曾棠告訴記者:“他們對上表村民進行殘暴鎮壓,將未能逃走的十五、六歲以上的男丁,全部捆綁拉去長沙攔進行集體屠殺,又將餘下的婦女和小孩趕去蓮塘村集中居住。”
  與曾棠同齡的譚添倫眼裡含著淚花補充說,祖父和父親都是在這天被日軍殺害,自己一生都忘不了當時的情景……
  曾棠回憶說,日軍強令村民個個要領取良民證,所謂的“良民證”就是在一塊小木牌上用火烙上姓名、性別和村名,用繩子穿著小木牌掛在脖子上,隨時讓日軍查驗。他隨後又說道:“你一旦忘記掛上,便抓你到‘三竈島廳’去監禁、拷打。”
  據介紹,當時日軍還在三竈推行奴化教育措施,強迫當地兒童進學校接受日本文化教育,如有不入學者,將其父母監禁數日,強迫在校兒童一律要講日語,不服從者重罰,甚至還牽連父母同樣受罰。
  曾棠還回憶起日本投降時那一天,當時他們被日軍押運到攔浪山挖防空洞,曾棠緩緩敘述道:“那天還未到收工時間,日軍在山上吹響集合哨聲,大家都從洞里走出來集隊聽令,只見日軍的隊列里一陣狂呼,隊列一下子解散,他們都下山了。”
  “那時,是1945年9月,我已經14歲。”曾棠回憶說,當大家得知日軍宣佈投降後喜出望外,把頭巾、帽子、衣服都脫下來手舞足蹈,高興得跳了起來。(完)  (原標題:83歲美國僑領憶珠海三竈島被日軍侵占痛苦經歷)
創作者介紹

傢俱製造

wp85wplxu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